上一页
1/16页 共476

陈履生:美术评论之松散状态(14/15)



时间:2021-11-3 8:50:35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美术评论的发展和提升依赖于评论家,

  因此,也就需要队伍建设。

  借助于一句经典台词:这年头队伍难带,有组织无纪律。

  现在美术评论的队伍已经很庞大,

  各级各类组织也是到处可见,

  却是一种松散状态,也是当下存在的相关问题。

  中国文联下属成立了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各省市也都有属于自己的文艺评论家协会,还有专业委员会。

  应该说组织建设比过去更为健全。

  而实际的松散状态是因为不能有效的发挥组织的职能,不能对整体的美术评论工作施加影响。

  “松”表现在组织内的评论家来自各个单位,是捏合到一起的关系,

  实际上是各吃各的饭,彼此难以制约;

  “松”是组织关系内的客观存在,从上到下。

   因为“松”就必然“散”。

  如此,体制内的队伍建设就缺少体制内的关联,就缺少彼此的互动,

  实际上就不起作用,对美术评论工作就不能产生影响。

  美术评论工作就不能有它自己独立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体制内很难在不同专业范围之内开展各种具有针对性的活动,

  往往是大而全,动辄数以百人、上千人的所谓论坛,

  貌似很集中,实际上是一时兴会而已,很难产生影响。

  体制内的队伍之“松”,就必然带来评论工作之“散”。

  而脱离了体制和组织的评论家个体,在松散的状态中就显得声音微弱。

  但体制外的声音在“松散”的状态中却不可小觑。

  他们前不怕狼,后不怕虎;

  没有体制内的担忧。

  就成了这个时代中美术评论的游兵散勇。

  他们的“松散”就成了新时代美术评论的特色。

  如何改善这种松散的状态?

  如何把松散捏合成一团?

  需要在加强队伍建设的同时,强化与美术评论主体关联的有效组合,发挥组织的作用。

  而联合社会上的游兵散勇,也不是靠建立几个组合体制外力量的机构就能解决问题。

  要在组织之后发挥作用,要把游兵散勇改造成方面军。

  然而,这在当下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2021年10月22日《文艺报》


The End

【陈履生博物馆群开放时间】

上午9:00-11:30(11:00停止入场)

下午2:00-5:00 (4:30停止入场)

免费参观

周一闭馆

疫情防控请予以配合:入馆人员须佩戴口罩,进行信息登记、测量体温、出示健康码。

地址: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新治路199号

电话:0511-88225018

邮箱:clsgm@qq.com        clsgm5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