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1/16页 共476

陈履生:美术评论之业余状态(13/15)



时间:2021-11-1 9:49:52 文章来源:陈履生美术馆 


  现在可以说是人人都是评论家的时代,应合了人人都是艺术家的潮流。

  所谓的人人都是,就有可成为人人都不是。

  评论作为一种话语,过去有尊严,有特定的话语权。

  在这种具有权威性的话语权下,一般的吃瓜群众是不敢吱声的。

  即使一般的人说了也难以见诸报端,不能见诸报端等于白说,因为无人知道,不能产生影响。

  现在不同于过去,尽管在主流中还有话语权,可是,这只是一个方面。

  这一方面也可能是要命的,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

  人人都能评论,即使不是业内的专门家,所说的也可以不通过审稿而从自媒体传到四面八方,其影响力不一定亚于主流的声音。

  因此,现在的美术评论是一个复杂的构成,

  有专业的,

  也有业余的,

  所表现出的也是有专业的评论和业余的评论。

  专业的不一定就有很强的话语威力,

  专业的也不一定就有很专业的内容,

  也有很多是哼哼哈哈;

  反之,非专业也有可能入木三分,并产生广泛的影响。

  尤其商界中的藏家或代理人,店大欺客所表现出的话语强势,往往会赢得广泛的社会反响。

  而在专业的人员构成中,从业者一般都是美术史论出身,在主业之外从事一点评论。

  当下美术评论的声名,使得一般的专家都希望自己是美术史论家。

  如此来看,在专业人群中,也就缺少专业的持之以恒的对当下美术现象的观察,

  所以,评论在所谓的专业人群中,基本上是一边养猪一边放羊。

  而业余中的财大气粗的嗓门大是一种;

  官大一级的一本正经是一种;

  而赤脚的口无遮拦也是一种。

  种种之下,都不可小觑。

  身份是业余的美术评论群体是当代的特殊现象,需要特别的对待和尊重,

  因为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很敬业,不求名利;

  他们的反应快、速度快;

  他们有独特的视角和语言方式,他们有很强的深挖的能力和耐心。

  尽管他们的专业基础和专业理论薄弱,其评论有的还有明显的不足之处,

  可是,他们构成了当代美术评论的奇观。

  从评论队伍和评论的现状来看,

  这年头是专业的好像很业余,而业余的有些好像又很专业。

  如此的难堪,就能够看到当代中国美术评论的实际水平。


2021年10月22日《文艺报》

The End

【陈履生博物馆群开放时间】

上午9:00-11:30(11:00停止入场)

下午2:00-5:00 (4:30停止入场)

免费参观

周一闭馆

疫情防控请予以配合:入馆人员须佩戴口罩,进行信息登记、测量体温、出示健康码。

地址:江苏省扬中市新坝镇新治路199号

电话:0511-88225018

邮箱:clsgm@qq.com        clsgm5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