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文物建筑活化利用难在哪

时间:2022-8-6 7:58:20  来源:羊城晚报

  文/羊城晚报记者 黎存根 文艺

  近日,国家文物局发文指出,社会力量可利用文物建筑开办民宿、客栈、茶社等旅游休闲服务场所,以推动文物建筑的活化利用。

  广东近期的一则社会热点新闻也与文物建筑有关。一名视频博主在某短视频平台称自己通过拍卖的方式,获得了广州市荔湾区上下九附近某“陈济棠故居”的使用权。

  此事虽然很快被官方证伪,但“私人拍卖”“陈济棠故居”等字眼不禁让人联想到文物建筑的保护利用问题。就此,羊城晚报记者实地探访广州历史文化街区与古村落,一窥本地文物建筑的活化利用现状。

“陈济棠故居”?非也!

  8月2日,羊城晚报记者根据相关线索找到了视频博主“锤哥寻宝”的视频拍摄地。其所谓的“陈济棠故居”位于广州市荔湾区昌华大街历史文化街区内,是一栋青瓦白墙的别墅式建筑。

  走近看,大门已被上了锁。门外的标识牌介绍了这栋建筑的真实身份——多宝南横26号民居,但并无介绍房屋主人身份。荔湾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工作人员曾对媒体澄清说,该建筑并非“陈济棠故居”,只是一栋计划进行修缮的老楼,也不存在所谓的“拍卖”,视频拍摄者以非正常途径进入楼内。

  从标识牌可知,这栋民居建于民国时期,由主楼、副楼、塔楼及庭院组成,2011年12月被公布为广州市荔湾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介绍中还写道:“该址为荔湾老城区内较罕见大型别墅式建筑,对研究民国时期建筑特色具有一定价值。”

  在社区工作多年的安保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栋楼已有很多年都没人住了,是公家的楼。”

  记者了解到,昌华大街历史文化街区曾是富商大贾或名门望族聚居之地,除了多宝南横26号民居外,街区内还有不少历史建筑和文物建筑,包括千里驹旧居等11处不可移动文物,时敏桥、昌华庐等21处历史建筑,8处传统风貌建筑线索……

活化利用文物建筑广州已有“网红打卡点”

  从昌华大街所在的多宝路顺势转入一旁的宝源路。趟栊门、满洲窗、花街砖……西关民居元素随处可见。

  藏身于宝源路101号的民居建筑,因改造百年洋楼、开设私房菜馆成为小众网红打卡点。这栋建筑也是荔湾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

  记者了解到,101号民居建筑原为私人所有,广州钱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于2017年接下并着手修复。据该公司创始人之一的邓女士介绍,此洋楼始建于1910年前后,原屋主为华侨富商,几经转手后转给了广州西关名医王德馨的姨甥——同样从医的陈爱伦。

  直到今天,由老楼改造的私房菜馆一楼仍能看到陈爱伦使用过的一些旧物,如药柜、药瓶、医书以及他弹过的钢琴等。

  “这样做是为了遵照文物建筑活化利用时尽量保留旧物的相关规定,同时也能让食客感受到上世纪广州人的真实生活风貌。”邓女士说。

  101号民居还曾被征用为安置屋和幼儿园,修缮前闲置了数十年。“虽然建筑基本结构没有受到损坏,但因为闲置过久,里面的设施已经老化,不能满足现代生活需求。”邓女士告诉记者。

  经过长达三年半时间的修整,101号民居建筑于2020年顺利出租。后因他人经营不善,广州钱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又将房屋收回开始自主经营。

  谈起101号民居的修复,邓女士感叹“不容易”,“光是办理前期落地手续就花了七八年时间”,设计方案也根据文物局要求数易其稿。修复正式开启后,荔湾区文物局工作人员基本每天都会来拍照检查。邓女士带领团队严格按照文物局要求,在不改动文物建筑基本架构的前提下,尽量做到装修设计上的“修旧如旧”。

  在使用功能上,101号民居也不局限于提供餐饮、茶饮服务,还能承办展览、派对、走秀等活动。

  邓女士认为,社会力量要想参与到文物建筑的保护利用中,最需要考虑流程报批、资金投入、投资回报这三个问题。“我本身对老建筑有一定情怀,在101号民居的修复中并没有抱着马上赚钱的心态。因为想通过它获得回报需要很长时间,如果抱着马上要盈利的想法来修复和运营,那将会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修旧如旧”围屋民宿让古村落焕发新生

  从县道拐进广州市增城区派潭镇邓村村石屋社,从外表上看,这座有着近200年历史的客家围屋古村落,依然保持着原有的朴实与宁静。实际上,这里是广州唯一一处由古村落改建而成的岭南特色精品民宿——吾乡石屋。

  广州市民宿行业协会会长、吾乡石屋负责人戚兴华介绍,2014年团队通过当地政府招商引资项目来到邓村村石屋社时,这里还是一片衰败破旧的“空心村”。“古村中有门楼、祠堂、民居和炮楼等4栋文物建筑,比较原汁原味地保留了一个客家村落的完整形态,吸引着我们。”

  2015年年初,邓村村石屋社列入增城区岭南特色村落示范村建设试点,对古村精心开展修缮维护和建筑设计。“我们的设计理念就是‘修旧如旧’,希望可以尽量保留客家围屋浓郁的文化底蕴。”戚兴华团队委托了专业的文物修缮设计单位对这4栋文物建筑专门设计了修缮方案,由增城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组织专家评审通过。

  改造之后,祠堂和炮楼都做成了公共服务空间,布置了茶室、图书室、咖啡室、影音室、博物馆等公共功能设施;民居则改造成民宿客房,让住客能够居住体验一栋有百余年历史的传统天井院落。透过落地窗,秀丽的砂檬、油桐、野山蕉映入眼帘,俨然置身于世外桃源。

  2017年年底,吾乡石屋一开业就成了热门打卡地,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2020年,项目入选年度广东省文物古迹活化利用典型案例名单。

专家:

文物建筑开民宿要过重重关卡

  文物建筑专家、专攻古建筑施工的退休高级工程师谭淡豪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文物建筑保护有“保存原来的建筑形制、结构、材料和工艺技术”四大原则,违反这四大原则的方案都不会获得评审通过。

  因此,文物建筑要想改造成符合现代人需求的民宿、客栈并不容易,例如对加装空调、管道、线路等都有严格的要求限定。

项目方案需要向文物主管部门申报,经组织专家审批通过后方能实施,施工队伍也要有专业资质。

  作为民宿领域的投资专家,戚兴华非常认可利用文物建筑开办民宿不容易成功的说法。他表示,除了吾乡石屋项目,广州目前还没有其他民宿是经文物建筑改造投入运营的。“大家对利用文物建筑来改造民宿有比较大的担心和顾虑,风险较大,还常常需要面对物业权属厘清的问题。”

  他以自己比较熟悉的一些乡村项目为例介绍,乡村的文物建筑很多属于村集体或几户村民共同拥有,想整合出优质资源不能只依靠社会力量,还需要政府部门引导,把一些成规模、成片的资源集中起来适当流转,让它们具备招商的条件。

  戚兴华建议,文物建筑修复修缮标准高、周期长、投资大,政府给予一定的补贴和资金支持是较好的方式,能鼓励更多社会资金投入到文物建筑保护利用活化中来。同时,文物建筑修复修缮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领域,专业设计和施工单位较少,建议主管部门和协会发挥更多作用,为这些专业资源做一些推广培训工作,让有兴趣的社会力量了解流程和注意事项,减少大家的顾虑,才能让社会力量更愿意参与进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