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纪念 | 万春远

时间:2021-11-23 9:27:36  来源:三水Art

万春远

(1964.4.29 — 2020.7.6)

中国画家

“道”不尽,话老万

——纪念万春远先生和他的绘画艺术 

余威

  自从 2001年初我到上海工作,有幸和老万(坊间对万春远先生约定俗成的称呼)在一个单位供职。工作之余,在平日的交往中,我发现,老万是一位对艺术创作一丝不苟、极其认真,并且具备深刻的洞察力和敏锐度的艺术家。因为对艺术抱有强烈的热忱,我便经常向他请教艺术创作方面的问题,他也非常乐意分享自己的体会,非常愿意交流有关艺术创作的看法和观点。一来二去,我和老万以及另外的几位朋友,隔三差五地自发聚在一起聊各种艺术方面的话题。在将近二十年里,我们一直不定期地保持着这样的交流和聚会。

左起:赵志文、余威、万春远、薛和庆、陈刚

  老万是一个直率的人,就像他对待平常事物和周围的人一样,对待艺术创作和接受的问题也是一是一、二是二,界定得很清楚。在他那里,标准是很明确的:对待艺术本体的态度(包括绘画和其他艺术门类),首先不可以有任何的虚情假意,在艺术创作和欣赏品评时,必须抱有真实的自我情感和判断,追求本真性是他一贯的作风。他经常说:“艺术家在每一次创作的出发点就应该是站在真实的自我面前,再回到自我。”这一点对无论是否从事艺术创作的朋友都有很大的启发和促进意义。因为这种说法看起来不言而喻,但要真正做到是很困难的———就跟做任何一件事业一样,艺术家在创作中往往会被有意无意间的各种杂念所左右,创作过程其实就是一个清理各种杂念的过程。所以,这便需要艺术家在主观上具备较强的定力和较清晰的认识,不但需要先天的感知,还需要有较广的知识储备和方法论的深度。我觉得老万在平时他自己的创作过程中就是在不断地践行他的这一诉求,我深感这一点非常难能可贵。正因为此,老万的立场也就非常明确,他也会在一些场合中申明自己的观点,不熟悉的人往往会误解他比较“孤傲”,但其实这并非他的本意,只是因为艺术本体在他的内心具有不可撼动的重要地位。

  对于一个秉持真实的创作态度的艺术家来说,创作的过程就是不断寻找自己创作手段的过程。老万爱喝茶,在讨论创作的时候,他说过:就像根据不同口味的浓淡适宜的茶一样,创作作品需要具备你自身的独特手法,也就是自己建立的自己可以驾驭的一套技巧,在熟悉的技巧中寻找陌生。当然,这种陌生并非哗众取宠的标新立异,而是一种和你的创作意图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手法,需要细细地不断地实验和体会。这其实是非常辩证的,在里面存在着一个难点——就是如何从约定俗成的惯用技巧中脱离出来,形成新的可能性。虽然每个艺术家都在做各种努力和尝试,试图掌握一套自己的技巧,但真正做到成立的还是非常少数。由于常年亲历绘画实践,老万对这其中的甘苦,认识是非常清楚的,关于这个方面,他经常和周围热爱艺术创作的朋友们聊天讨论。

余威画室     左起:余威、万春远、薛和庆

  艺术家在创作中的真实情感与他所创作的作品本身的内容和形式是完整统一的。老万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要在作品中试图建立真实的永恒价值”。老万也是因循这样的宗旨去尝试的,虽然这个说法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快餐化的时代,显得过时而古板,但是他那种反其道而为的态度,不正是他真实面对自我的反应吗?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恰如几千年前的智者老子所说:“反者道之动”。返回到自我的本源才是艺术的本来。我们可以在老万后期创作的砖石石块系列作品中看出这方面显明的诉求,他自己也说:“那些不起眼的建筑物残破的石块,正因为我们觉得其低下,其存在却是最稳定的,在原则上它们可以分裂为无限多,终究落脚点却是石块,我在它们面前,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一种对应的坚硬的平衡点。”寻找自我对应的坚硬的平衡,也就在创作过程中带来的最有意义的价值!这样的创作方法和类似的创作对象,始终贯穿在老万一生的每个阶段的艺术创作活动中,期间的辛苦和快慰也只有创作者个人能够体会到。

左起:陈刚、赵志文、万春远、余威

  在平常的生活细微处,老万非常平易而周到,他并不追求生活的物质享乐。他说过,艺术创作其实就会带来意料之外的精神快乐,这种快乐,世俗物质方面的享受是没有办法替代的。正因为此,他在生病后无法从事艺术创作的时候,便潜心研究佛学,在佛学中去接近生命的终极意义,去替代他心目中神圣的艺术创作。也许是常年对艺术本体的执着追求和后来对佛学的研究,他面对生死的产生的超脱感悟让我钦佩之至,他说佛学能够帮助我们“了生死”!在他去世前两天我跟他通电话,询问他的病情,他还不忘向我推荐佛学书籍,还开玩笑地说:“我这辈子没插过队,但是在生死的门关前,却插队了………”我听后没法笑出来,心情很长时间都无法平复!!!………我想,现在的老万一定是在天国拥有了无尽的永恒!

  人的一生会有很多类型的朋友,最为可贵的一种类型是那种可以在人生和事业上对你产生“镜鉴式”帮助作用的朋友,无疑,老万这位老大哥,对我来说,就属于这种类型的朋友。

光荫 1

Light and Shade 1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50x170cm 1994

光荫 2

Light and Shade 2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70x150cm 1995

光荫 3

Light and Shade 3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50x170cm 1995

光荫 4

Light and Shade 4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70x150cm 1995

光荫 5

Light and Shade 5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70x150cm 1995

光荫 6

Light and Shade 6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50x110cm 1996

光荫 7

Light and Shade 7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62x130cm 1996

光荫 8

Light and Shade 8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50x170cm 1996

光荫 18

Light and Shade 18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20x92cm 1997

光荫 13

Light and Shade 13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50x120cm 2001

光荫 14

Light and Shade 14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50x120cm 2001

光荫 10

Light and Shade 10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20x150cm 1997

条屏 7

Vertical Scrolls 7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200x100cm 2004

条屏 8

Vertical Scrolls 8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200x100cm 2005

条屏 9

Vertical Scrolls 9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200x100cm 2005

早期系列 4

First Series 4

纸上丙烯、油画棒、炭精条

Acrylic, Oil Chalk,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54x39.5cm 1995

早期系列 5

First Series 5

纸上丙烯、油画棒、炭精条

Acrylic, Oil Chalk,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54x39.5cm 1995

早期系列 7

First Series 7

纸上丙烯、油画棒、炭精条

Acrylic, Oil Chalk,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109.2x78.7cm 1995

早期系列 6

First Series 6 

纸上丙烯、油画棒、炭精条

Acrylic, Oil Chalk,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100.9x79cm 1995

早期系列 9

First Series 9

纸上丙烯、墨

Acrylic, Ink on Paper

39.5x54cm 1996

早期系列 14

First Series 14

纸上丙烯、炭条

Acrylic,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90*59cm 1996

絪缊 14

Dark Fog 14

纸上油画棒、炭精条

Oil Chalk,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57x75cm 2000

絪缊 13

Dark Fog 13

纸上油画棒、炭精条

Oil Chalk,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75x57cm 2002

絪缊 18

Dark Fog 18

纸上油画棒、炭精条

Oil Chalk,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57x75cm 2005

絪缊 19

Dark Fog 19

纸上油画棒、炭精条

Oil Chalk,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57x75cm 2005

絪缊 20

Dark Fog 20

纸上油画棒、炭精条

Oil Chalk,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56.5x81cm 2005

乡原 4

Wasteland 4

纸上水彩、炭精条

Water Colour,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76x57cm 2003

乡原 1

Wasteland 1

纸上水彩、炭精条

Water Colour, Charcoal Stick on Paper

76x57cm 2003

石头 2 

Stone 2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50x170cm 2010

石头 11 

Stone 11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00x80cm 2010

石头 12 

Stone 12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80x100cm 2010

石头 15 

Stone 15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200x180cm 2010

石头 20 

Stone 20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20x150cm 2012

石头 24

Stone 24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80x200cm 2010

石头 33 

Stone 33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200x180cm 2010


石头 32 

Stone 32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100x80cm 2010

石头 41 (局部) 

Stone 41 Part of the Painting

布上油画

Oil on Canvas

230x200cm 2013

物语 27

Story of Things 27

纸上水彩

Water Colour on Paper

39.5x54.5cm 2010

物语 26

Story of Things 26

纸上水彩

Water Colour on Paper

39.5x54.5cm 2010

物语 23

Story of Things 23

纸上水彩

Water Colour on Paper

39.5x54.5cm 2010

万春远

1964年生于江西省南昌市

1988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陶瓷艺术专业

(即今中国美术学院)

定居于上海

1988-1994任教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系

1994.5-2020任教于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艺术设计系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