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
上海余德耀美术馆

相关展览信息

摩耶精舍:張大千的園林
2020.11.11~2021.4.11 上海余德耀美术馆
陈飞:早集
2021.2.27~2021.5.9 上海余德耀美术馆
  • 上一页
  • 1
  • 下一页
摩耶精舍:張大千的園林



摩耶精舍:張大千的園林

时 间:2020/11/11-2021/04/11

地 点:余德耀美术馆

详细介绍:

 

  國畫大師張大千晚年定居台灣,在台北市士林外雙溪營造其居所,也是其生平親自設計的最後一座園林,取名「摩耶精舍(Māyā’s Abode或Abode of Illusions)」。「摩耶」出自佛教典故,取其梵文māyā的中文音譯,意為幻象。「精舍」泛指僧侶或居士居住修行的場所。摩耶精舍極富園林造景之勝,由張大千精心營造,一花一草一木的構想、擺設均凝結其對自然的無限熱愛和對美的極致追求。

 

摩耶精舍影娥池
胡崇賢 張大千
1982年
攝影 墨
50.8 × 39.8 cm
余德耀基金會收藏

摩耶精舍影娥池上
紅梅新放
崇賢來賞
喜而留影
謂視如輞川一曲也
命為題識

七十一年壬戌上元
八十四叟

  張大千一生酷愛荷花與梅花,在摩耶精舍遍植奇珍異品。自摩耶精舍落成之始至1983年間,他常常邀請攝影師好友胡崇賢入園拍攝。作為20世紀中國畫壇最負盛名的藝術家之一,張大千很早就認識到攝影作為表現媒介所具有的潛力,以及相機作為現代藝術和傳播工具的重大影響。胡崇賢本業擅長人像攝影,但他每遇風景名勝之地,就以相機替代畫筆,追求「真善美」的國畫意境,走上藝術攝影之路,其藝術攝影創作獲得諸多藝文界人士的賞識,也得到張大千的高度讚賞與肯定。胡崇賢的攝影構圖參考水墨畫傳統,在拍攝摩耶精舍的梅、荷時,為捕捉花的自然之態,他去除所有的干擾因素,在被拍攝的花朵和枝幹後面放入空白的背景,呼應張大千許多花卉作品中絹紙的背景效果,等候恰如其分的時機盡顯花之精髓。沖洗放大之後,張大千在每張照片上以行草風格的書法題跋,兩位藝術家再以水墨畫一般的規格落款印,使攝影更具畫意。

  胡崇賢鏡頭下的梅花大部分使用仰視角度拍攝局部,充分展現梅以曲、以欹、以疏為美的獨特風姿。借宋朝文人楊東山《梅花說》之語,張大千在其中一張攝影作品上題識「寫梅形體是為寫真,傳梅情性是為傳神」,稱讚胡崇賢的照片不僅刻畫了梅花的形態,更重要的是展現出梅花的精神,「當為我輩之師」。

如此風標絕世無
胡崇賢 張大千
1980年
攝影 墨
40.3 × 50.8 cm
余德耀基金會收藏

如此風標絕世無
認桃辨杏忍相誣
從人去作櫻花看
信是胡兒祇識酥

三十年前予從江戶賢崇寺得紅梅一株
花大如酒盞
寺僧告予從姑蘇渡來者
予將移植八德園手折一枝歸寓齋
市人驚詫曰
今歲八重櫻開何早也
予戲占小詩記之
頃又移栽摩耶精舍花盆豐艷
留影並識


六十九年歲不盡日

  在作品《如此風標絕世無》中,胡崇賢拍攝了一株盛放於摩耶精舍的紅梅盆栽。其攝影構圖極富巧思,數叢紅梅傲然挺立於遒勁倔強的枝幹。張大千愛好收集珍贵的梅花品種,曾在江戶(現日本東京)賢崇寺購得這株盆栽,從巴西八德園移到美國,最後飄洋過海運到摩耶精舍。因其花開如酒盞一般大,曾被人誤以為是八重櫻。張大千感歎胡崇賢鏡頭下這盆重盛於摩耶精舍的紅梅,豐艷更勝從前,遂以三十年前戲拈的小詩題于其上,引用蘇東坡笑石曼卿作詩「認桃無綠葉,辨杏有青枝」的典故,感歎市人只識表面之美而不知梅格與眾不同。他考慮畫面留白的空間,巧妙地於畫面右上角題詩題字,筆觸有力鮮活,使畫面更富戲劇性和感染力。

五幹亭亭
胡崇賢 張大千
約1979年
攝影 墨
50.5 × 39 cm
余德耀基金會收藏

若箇荷花不有香
若條荷柄不堪觴
百年不飲將何為
況復新根琥珀黃
徐青藤詩

古人以荷梗吸酒謂之碧筩酒
崇賢此製五幹亭亭
真有此風致也

八十一叟

  每到夏日時節,張大千在摩耶精舍種植的粉紅、潔白的盆荷競相開放,盡收於胡崇賢詩意的攝影創作之中。對於荷花的拍攝,胡崇賢關注荷葉、莖幹與荷花構成的整體畫面,而非單一的花朵。在作品《五幹亭亭》中,其所攝荷花,莖葉亭亭,彩色鮮豔,濃淡深淺,線條分明。莖葉挺拔的力量托起花朵的嬌艷,張大千由此聯想到古人將荷梗當作「吸管」飲酒的趣聞,遂引用明代著名畫家、文學家徐渭的詩表達此作蘊含的風致雅興。張大千以諸多中國文學史中的詩詞為胡崇賢的荷花攝影題識,並多次稱讚「崇賢妙製」,充分展現張大千對這組作品推崇備至。

  在摩耶精舍拍攝的這批梅荷作品,使胡崇賢的攝影生涯正式邁入彩色時期。張大千為每張精彩的攝影作品題字、題詩,完成藝術大師與攝影名家合作的創舉。兩位藝術家物我交融,心靈相通,以全新的媒介詮釋了中國文人畫所講究詩書畫三絕的美學意境。1978年至1982年間,這批作品曾多次在台灣歷史博物館展出,並出版攝影選集。其中的大多數作品為美國私人藏家收藏,並於1983年在美國加州亞太博物館(Pacific Asia Museum)舉辦的展覽「摩耶精舍——張大千的園林(Abode of Illusions – The Garden of Chang Ta-Ch’ien)」展出。加州亞太博物館為此展覽出版畫冊,由時任美術館中國藝術兼職策展人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中文副教授理查德·斯特拉斯伯格博士(Dr. Richard E. Strassberg)將張大千的題字、款識與用印翻譯成英文,並撰文介紹,成為這組作品重要的研究資料和參考文獻。近70件原作經原藏家妥善保存至今,2019年初,成為余德耀基金會的收藏。

  《摩耶精舍》這組由攝影家和書法家合作的珍貴作品既是張大千的園林紀實,也因胡崇賢的藝術攝影創舉喚起張大千對園中花卉之美的進一步思索回應,得以透過張大千博通中國詩畫豐富歷史的題識來了解這位畫家晚年的內心世界,更將攝影作為新興的視覺語言與中國傳統視覺表現手法相結合,展現出中國傳統與現代文化的延續和發展。在日益加速的當代社會,這組作品得以再次盛放,以遺世獨立之美引我們回望傳統中國文人所嚮往的生活情調和精神夢土。藝術家觀物之生,以造化為師,與自然共情,他們對日常生活的體悟、對周遭人事的關懷和對生命之美的理解,或可為當下注入新的靈感與啟發。

關於藝術家 胡崇賢:

  胡崇賢(1912-1989年,Hu Chongxian/Hu Chung-hsien),出生於江蘇蘇州,自幼喜愛美術,少年時代學習攝影與暗房沖洗技術,曾任《蘇州明報》攝影記者,並創立蘇州第一家人像攝影藝術館。他的人像攝影作品新奇美麗,在當時引領風氣之先,嶄露頭角。其後因機緣巧合,供職於「勵志社攝影股」,拍攝大量珍貴的歷史鏡頭和重要的新聞圖像紀錄,曾獲舊金山國際攝影人像組第一名。與此同時,他亦始終追隨本心,以相機代替畫筆,拍攝諸多風景名勝、自然山水 、花卉竹樹等照片,追求「真善美」的國畫意境,一生致力於藝術攝影的研究。他的藝術攝影獲得黃君璧、郎靜山、吳子深及張大千等書畫名家的鼓勵和賞識,都曾為其攝影作品題字。胡崇賢晚年與張大千相識於台北,常應邀前往張大千的居所摩耶精舍拍攝梅花、荷花等園景,使胡崇賢的攝影生涯正式邁入彩色時期。張大千為每張精彩的梅荷攝影作品題字、題詩,完成藝術大師與攝影名家合作的創舉。1971年至1983年,胡崇賢在台北市中山堂、台灣歷史博物館、美國加州亞太博物館等地多次舉辦攝影展,并出版攝影選集。

張大千:

  張大千(1899-1983年,Zhang Daqian/Chang Dai-chien/Chang Ta-chien),名爰,字季爰,法號大千,别號大千居士,出生於四川內江,是中國現代著名的國畫大家,亦在書法、詩詞、藝術鑒賞、造園等領域造詣精深。張大千畫路寬廣,人物、山水、花鳥等樣樣精通,工筆、寫意俱佳,晚年求變突破,開創潑墨、潑彩畫法,自成一派,為中國傳統繪畫注入新的可能,對中國乃至世界藝壇均產生重大的影響。

  張大千自幼隨母、姊、兄等學習繪畫,青年時期曾赴日本學習染織,回國後留居上海並拜書法家曾熙、李瑞清為師,學習書畫、詩詞、治印等,同時以古人為師,廣搜古代名跡,研讀臨摹,吸取養分。與其兄張善孖共同創建「大風堂」,並開堂收徒。自1920年代起,張大千在國內多地舉辦展覽,逐漸聲名鵲起。壯年時期,遍遊國內名山大川,以自然造化為師,並於戰火中赴隴西敦煌考察臨摹古代石窟壁畫,歷時近三年。1950年代,張大千攜家人離開中國,先後僑居印度、南美、北美等地,在外漂泊近三十年。期間往返於世界各地,舉辦畫展,獲得巨大的國際聲譽。張大千晚年回歸祖國寶島台灣,營造摩耶精舍,作為生活與創作靈感的泉源,仍創作不息,直至1983年病逝,葬於摩耶精舍之「梅丘」。

  余德耀美术馆展览与卡塔尔博物馆群联合呈现

上海余德耀美术馆

地址:长宁区仙霞路650号长宁文化艺术中心2楼
电话:(021)62618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