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家陈准校刻丛书的文献价值

时间:2020-8-6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肖伊绯/四川成都


“湫漻斋校本”之《韩集笺正》

  陈准(1900—1941),字绳甫(又作绳夫),号袌殷,浙江温州瑞安人。家有“袌殷堂”藏书楼,幼承家学,曾为中华图书馆协会会员,又曾在上海仿古印刷局任编辑。1930年任瑞安县公立图书馆馆长助理、瑞安县图书馆协会执行委员。后与林志甄创设“温处仿古印书局”,致力于乡邦文献的整理校印,编有《瑞安孙氏玉海楼藏书目录》《殷契书目录》等,著有《韩非子集解校记》《淮南子校记》《管子集注》等。

“湫漻斋丛书”广告页,陈准自印,并有手批

  回顾陈氏的印书历程,也可以说是一个人书写了中国近代印刷业的一篇逸史。

  在上世纪30年代于温州瑞安设立仿古印书分局以前,陈准曾校刻过一套以多种未刊抄本为主要内容的丛书,这部丛书不是用铅字排印,而是采用传统木刻版刷印,古雅有致,与丛书内容相得益彰。

  该套丛书涵摄内容基本为未曾刊行过的,以抄本、抄校本为主的金石考证类学术著述,也有部分稀见藏书目录等。

  丛书名曰“湫漻斋丛书”。“湫漻”语自《淮南子·原道训》,“其魂不躁,其神不娆,湫漻寂寞,为天下枭”——“湫漻”意为清静。湫漻斋,显然就是陈氏斋号,从这个名号寓意来看,也已足见陈氏藏书、读书、印书的澹泊高远、卓然尘外的意趣所在。

  当年此套丛书印行数量不多,加之内容古奥冷僻,普通读者对之接触很少。80余年之后,要搜集齐备此套丛书并不容易。

  那么,湫漻斋丛书究竟有多少种呢?据查,通行的说法为十种,辑印为八册。这一说法,直接来源于当年陈准自己印制的售书广告单,虽未标明册数,但内容十种确实一一列出,应当绝无问题。但据郑振铎日记所载,却应为十一种八册——他在北京隆福寺东雅堂购得此套丛书,时为1958年7月13日(详参:《郑振铎日记全编》,山西古籍出版社,2006)。作为著名藏书家与版本学家,且又出生于温州的郑振铎,对这套丛书的购置记载也应当无误。看来,湫漻斋丛书究竟有多少种,早在半个世纪之前,就存在争议了。

  近日,笔者有幸得观此套丛书全部,对该丛书的刻印细节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与判定。

  该套丛书的辑印内容与成册对应关系比较复杂。其中有三册为单册单种内容,另有两册均为两种书合辑一册,还有一册辑有三种书的内容;此外,尚有一种书印为两册的。看来,郑振铎对湫漻斋丛书十一种八册的记载是正确无误的。而《宋韩蕲王碑释文》一册,当年没有出现在陈准自己印制的售书广告单中,可能是由于当时尚未校订完稿,故没有将此书列印入广告。但在新近发现的一纸可能经陈准本人手批的售书广告单中,已将此书名目手写添入,正可应证。

  这套约于民国二十年(1931)前后陆续印成的湫漻斋丛书,在现代商业繁荣、但文化还相对保守的温州,坚持用木板刻印的方式面世。其古雅面目,无异于“新文化运动”以来,温州文化在现代中国里一道卓尔不群的风景。这样一批内容冷僻、世所罕见的著述,在民国时代还得以用传统木刻方式刊印出来,实在是原著者与后世读者始料未及之福泽。

  由陈准精心校刊与督印的这批民国刻本,因属地方私刻私印,存世稀少,更为后来的金石研究者、藏书家们所宝爱,无论是学术价值,还是收藏价值都不可小视。

  除了上述这套丛书之外,陈准的湫漻斋刻书印书,还有其他多种,只不过不以丛书名义,而是单列单行罢了。在印制技术上,还有一些采用铅印石印而非木刻刷印的书籍,譬如瑞安方成珪所著《韩集笺正》,孙诒让所著《温州古甓记》《尚书骈枝》,邢澍所著《金石文字辨异补编》等。

  除了运用由商务印书馆研创的仿古活字进行铅印排版之外,陈准还引进当时颇为流行的中华书局承办的仿宋聚珍活字铅印技术,印制过诸如《韩氏读有用斋书目》《选钱斋钱谱》之类的书籍,在发售广告上注明:“仿宋聚珍白纸印,均铸锌板,颇费工夫,印刷无多,欲购从速”云云。

  上述这些书籍内容,大多与金石古学、版本目录相关,皆是专家学者们的深橱秘笈,如今也已极其珍罕。

  特别是《尚书骈枝》一书,继燕京大学1929年校刻本之后,这部孙诒让的专著经陈准再度校印之后,将呈现出怎样的面貌与版本特征,都是值得关注与重视的。

  当然,由于此书至今未能有幸一观,所有的期待还只能停留在想象与揣测之中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藏书家陈准校刻丛书的文献价值-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